旧版本草莓视频免费下载

  

吴尘本以为会见到一群蓬头垢面,身穿皮裙,围在大厅中央的火塘一边烤火一边互相捉虱子的野蛮人。结果……

一个身穿麻衣,打理的相当体面的中年人,正隔着石质的长台,冲吴尘含蓄的微笑。长台旁边的大厅,靠近门口的矮桌,还伏着个穿着与吴尘类似的皮毛猎装的食客,正发出匀称的鼾声。

看了眼吴尘身上的灰狼猎装,长台后的中年人,冲他轻轻点了点头。

吴尘这便走上前去,正当他不知该如何开口时,中年人先说话了:“吃饭还是住店?”

事实上,从中年人口中崩出的几个字,不仅短促,而且发音也相当古怪。吴尘本不知其意,却因元神相连,于是从四大式神那里获悉了几个字的正确含义。

吴尘又将慕容凓发出的几个音,冲中年人复述了一遍。翻译过来就是:“先吃饭,后住店。”

“好。”中年人取了个骨牌递给吴尘:“火洞。”

吴尘随手接过。发现骨牌上刻着一个甲骨文的‘火’字。

“主人,这是火字号客房。”慕容凓笑道。

“原来如此。”

以先民们的智慧,给不同的客房命名,显然并不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吴尘一眼扫过,看到长台后面排成格子状的石窟内,还挂着不少骨牌。上面刻着的甲骨文有:日、月、星、山、川、森、鱼、虫、鸟等。貌似不同的洞屋,环境亦不同。日月星。这些是上等房。山川森是中等房,鱼虫鸟显然是下等房。

自己手里拿着的火洞,应该是猎人专用的套房。

猎人其实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再没有学会刀耕火种之前,男人们的日常工作就是狩猎。

而女人们的工作通常是采集。

说到这里。大家就会明白,为什么对于逛街,男人和女人的表现会如此的不同。

男人买东西,基本上进去一个店,差不多就能买一身出来。而女人恨不能将整个商场全逛一遍,再决定去哪家店。现在想想。会不会是先祖们分工不同的原因?

狩猎只需瞄准一个目标。而采集要采一整片森林啊……

陶器。

旅馆老板娘从后厨端上来的一盆肉汤,用的是黑陶。这是典型的新石器时代的产物。

而且从一夫一妻的家庭模式来看,应该是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变的新石器晚期。距今约5000年。对于两万年前就已经有陶器存在的东方古文明来说,五千年确实不算什么啊。当然,这些都是吴尘来自地球的知识。在琴中界是不是成立,还有待观察。

这个时代已经有了青铜器。因为汤盆里除了一柄骨勺外。还插着一把用来割肉的青铜短刀。

吴尘取刀在手,看了眼泡在肉汤里的一块不知名的野兽头骨,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主人,这是夔牛的头骨。吃了大补哦。”北宫湫似乎正在流口水。

“状如牛,一足,头上没有角,苍灰色。出入水必有风雨,能发出雷鸣之声,并伴以日月般的光芒,号称雷泽之神的夔牛?”吴尘吓了一大跳。

“嗯嗯,就是这个夔牛!”北宫湫已经不停的吞起口水了。

“我去啊……”难不成先民们平时都吃这些?按照吃啥补啥,吃哪补哪的理论,整日吃上古神兽的先民,各个都该有如神助啊!

等等。先前跳火山时,伥鬼说来这里的都是鬼。然而吴尘并不觉得眼前洞室里的食客,还有柜台的老板,后厨的老板娘是鬼啊?为什么伥鬼说这里的人,都是鬼?

用食刀割下一块瘦肉,吴尘用力丢进了口中。

味道出奇的好。美味直入大脑,竟然激活了式盘。虽然没有能形成夔牛的能符,却也让吴尘收获良多。“好吃!”

吴尘忍不住竖了个大拇指。食刀飞舞,将老大一块夔牛肉都吃下肚去。

“客人还能吃吗?”见吴尘连肉汤都喝了个底净,老板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能吃。”吴尘拍了拍肚皮。

“那就……再来一盆?”

“那就再来一盆!”

老板娘立刻从后厨又端出热气腾腾的一大盆。

吴尘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净。

“还能吃吗?”就站在他旁边的老板,笑眯眯的问道。

“能。”吴尘笑着抹了抹嘴。

“再来?”老板笑问。

“来!”吴尘豪气干云。

吴尘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吃。和脸盆有一拼的陶盆,一连吃是十几盆!

把老板娘煮的一锅肉汤全部干光!脑海中的天盘上,终于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夔牛的能符。和犼类似,夔牛也是上古神兽。所以能符排在了天盘上。

等咕咚咕咚把一盆肉汤喝完,掀开几乎要挂在脸上的食盆,吴尘猛然发现,旅馆里的人不知何时竟全都围在了他的石桌前,目光霍霍的盯着他的——头顶?

吴尘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什么也没有啊。

“没有?”老板娘满眼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男子。

“嗯……没有。”老板凝重的点了点头。

“还真没有!”先前趴在桌子上酣睡的猎人,狠狠的拧了下自己的手臂,然后就疼得直咧嘴。显然,他是不敢相信,发生在吴尘身上的一切都是蒸的。

“老板,多少钱?”吴尘准备付账。

“不要钱。”中年人笑呵呵的摆手。

“不要钱?”吴尘一愣。

“客人,如果您愿意一直住在小店,我们夫妻将免费供应一切用度。”中年人开出条件。

反常则妖。

免费吃了十几锅连式神都要流口水的夔牛肉汤,非但不收钱,还要免费供应吃喝?太阳打哪边出来,也不可能这个待遇啊。

“老板是不是有求于我?”吴尘将食盆轻轻推到一边。

“客人,小店别无所求。”

“免费供应一切用度?”吴尘又问了句。

“一切免费。”老板笑着点头。

“口说无凭。”

“结绳为据。”

“呃……结绳?”话说,前辈,你们不是已经造出甲骨文了吗?

老板很快取来一根麻绳。先是四面祷告,又跳了段大神,然后打了个活套放在自己嘴边,轻轻吞了口唾沫润润嗓子,跟着朗声说道:“我们免费供应一切用度。”说完,猛地将活套拉成死结。那种感觉,就仿佛要把刚刚说出去的话死死勒住一般。

然后,老板将麻绳的另有头递给吴尘。

好吧,这个活套似乎并不比领带结困难。吴尘凭借记忆,也打了个活套,然后套在嘴边,学着老板的样子大声说道:“我只住这家店。”

说完,麻利的拉成死结。

别说,当活套被勒死的瞬间,吴尘心头一悸。一股神秘的力量似乎真就沿着这根麻绳,将两人的喉咙死死套在了起。有谁违反了誓言,绝对会被活活勒死。

老板将麻生收回,小心的勒在腰间,喜笑颜开的告辞离去。

“想出是怎么回事了吗?”感觉自己有些大意的吴尘,问洞府里的几位式神。

“不知道。”慕容凓摇了摇头:“先民的事,我们也知道的不多。”

“明白了。”被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围着,也不是个事。吴尘懒洋洋的起身,向自己的火洞走去。直到兽骨打造的大门再次闭合,失去了目标的众人这才一哄而散。

兽骨做门,石板为榻,屋子中间还有个火塘。

一整张不知名的兽皮拴着麻绳,做成的门帘隔出数个洞室。吴尘掀帘进去,依次看过,各种用途都有,甚至还有个古老的冶炼炉。剥皮拆骨,样样齐备,真不愧是给猎人准备的套房。

可唯独没有卫生间。怎么,先民们都不用上厕所的吗?

麻被里竟然装了羽绒?

这是最早的羽绒被么?靠着一塘篝火,吴尘裹着温暖的羽绒被,假装入睡。

许久,确定门外没人窥探,吴尘心中一动,将自己传送进了洞府。

“主人!”几位式神急忙围了上来。

“可有什么收获?”吴尘急忙问道。

“暂时没有。”慕容凓摇了摇头。式神们也没有发现鬼母的行踪。

北宫湫接着说道:“这座摩崖城好生奇怪,里面的这些先民,闻起来也不一样。”

吴尘点了点头:“我也是这种感觉。初来乍到,先不慌。站稳脚跟再说。”

“嗯。”北宫湫又忍不住问道:“主人,夔牛肉是什么味道?”

“你们不是都‘尝’过了嘛。”几人和吴尘元神相连,吴尘品尝到的滋味,黄抖音短视频下载她们同样能品尝道。毕竟,说白了,味道也是一股输往大脑的电信号。

“我是说,真真正正的咬一口的滋味。”北宫湫作势张了张嘴。

吴尘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等下次……”

“咦?”手下似乎感觉有些异样。

“怎么了,主人?”北宫湫急忙问道。

“夫君?”楚丘燊紧跟着问了句。

“我肚子里似乎有个东西……”吴尘立刻收拢元神,内视己身。

果然,一颗圆滚滚的肉球,正坠在他的肠中!似乎还在有规律的微微跳动着!

“夔牛肉丸?”满脑子都是吃肉肉的北宫湫,又不禁舔了舔嘴角。

吴尘却表情凝重的说道:“我想,我知道哪里有鬼了……”(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