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app

  

蒙晓峰恍然大悟地说道:“呵呵,你现在是说日本人在帮我们拖延时间?是在帮助我们从容扩大vd机的生产规模?”

姜新圩说道:“是否帮助我们从容扩大规模我不好说,但他们至少是帮助我们减少竞争对手,让某些觊觎vd机巨大利润的竞争对手一时间下不了决心是否开发这个产品。”

蒙晓峰脱口问道:“这话如何解释?”

姜新圩知道他只是一时没有想通,就简单地说道:“虽然这段时间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也联合了好几家企业进行vd机的生产,但我们生产vd机的数量还是不多,只能满足港澳台三地的需要,根本不能同时供应我们内地、日本以及东南亚其他地方的市场需求,更别说满足欧美、澳大利亚等市场的需求了。”

姜新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现在国内的市场被我们自己强行盖住,而日本方面又进行严厉的进口限制,这样一来,两个主要的市场等于空闲出来不用我们考虑。我们的产量就在港澳台形成了局部的满足,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看到港澳台的vd机供求平衡,而又想到我们肯定会继续加大生产规模,他们肯定就会有不少顾虑,担心他们研发的话能不能赚钱,能赚多少时间的钱,也担心会不会被我们挤垮。日本市场可是一个vd机的超级市场,远比东南亚大得多,它现在的封闭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蒙晓峰点了点头,但随即担心地问道:“那日本国内会不会因此而出现vd机厂家。会不会出现对我们而言是强有力的竞争者?”

姜新圩说道:“这个可能性肯定有,关键看我们今年两年能不能把vd机的产量大大提高,将质量稳定下来,同时也在于我们什么时候能逼迫日本政府开放市场。只要在对方的企业形成规模前打开市场,我们就可以凭借增加了的数量优势冲击他们。加上到时候我们的价格也可以大幅度下降,他们最多也就是保住日本本国的一部分市场,想突围出来侵占我国的市场是不可能的。”

蒙晓峰问道:“逼迫日本开放市场?”

这几个字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不是这么容易的,不说一家企业,就是一个国家也不可能轻易逼迫日本政府。要知道日本人就能美国佬都不怎么买账,飞讯技术公司仅仅是一家企业,怎么可能逼迫日本人低头?

姜新圩说道:“慢慢来,反正我们现在不急,也不希望他们现在就开发vd机市场。我们只要做一做样子。比如我们让家用电器分公司将来宣布生产电视机、洗衣机啥的,劝说国家有关部门对日本电器提供关税,日本政府就不得不在vd机方面让步,等待两年之后他们的企业也能生产vd机了,他们就会打开市场的。”

姜新圩他们生产vd机只要几个月就行,但其他厂家生产vd机肯定不止这些时间,这不仅是因为姜新圩带有穿越而来的技术,对上辈子的vd技术很了解。大大减少了研发vd机的时间,比其他厂家少走很多弯路,但更主要的是现在vd机的很多技术特别是专利抓在飞讯技术公司手里。

一方面这些后来者要研发vd机不能简单的照搬照抄。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和精力研发比目前姜新圩他们的产品更多功能,这样才可能有竞争力,甚至连性能也要更加突出,否则这些后来的产品根本不可能改变人们脑海里的印象,根本不可能让人们抛弃他们早已经认为好的产品来买不熟悉的产品,这就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飞讯技术公司申请了大量的专利,无论新的竞争者如何投入精力和资金研究。都不可能避开其中大部分的专利,这些具有主要功能的专利必须从飞讯技术公司购买。根据竞争原则和反垄断原则。飞讯技术公司确实不能强捂着专利不卖,但卖价多少,专利使用权授给谁,谈判多少时间,都不是短时间能谈下来的,也不是说某家企业报出一个天价就可以把专利使用权拿到手。

而且,企业生产产品的目的是为了赢利,不可能有哪一家企业真的会傻乎乎的报出一个天价,肯定会进行全面的市场调查,肯定会通盘考虑其他竞争对手如何出价,他们才会找到一个他们认为合适的价格报出来,这样一来,就更需要更多的时间了。

所以,姜新圩他们的vd机新产品可以在几个月内完成从研发到生产的所有工作,而其他企业就是有了姜新圩他们生产的vd机做样品,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研发出来,没有两年三年根本不可能。

如果参与的企业越多,专利竞争更厉害,相互谈判拖延的时间就越长,竞争者的产品要五年六年才出现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而有了这个时间差,飞讯技术公司不但可以扩张加工企业,让vd机的产量成倍增加,而且还可以进一步提升vd机的质量和性能,让后来的竞争者只能跟着自己身后跑。

这就是所谓的一步先步步先。要知道无论是销售vd机产品还是出售vd的专利,飞讯技术公司都可以获得丰厚的收入,都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远比竞争对手多得多的资金投入到产品研发中去。

而且姜新圩对此还有一个计划,就是在其他竞争者追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就可以大幅度降价,只要不降低到成本价以下就没问题,将库存的vd机全部卖出去,而他却随后推出vd的后代产品dvd。

就在他们谈论vd机生产时,姜新圩的秘书走了进来,说道:“姜总,邮电部鲁部长的秘书刚才打来电话说,鲁部长想和您见面,请问您答应他吗?他想顺便看一下我们公司。”

姜新圩一愣,说道:“鲁向滔部长?他说什么时候来?”

秘书说道:“两天之后,和您的会面只要两个小时就行。”

姜新圩想了想,说道:“我去省城跟他见面吧,人家毕竟是部长。你和他秘书商量好之后通知我就行。你跟他秘书说,如果他时间紧就请他考察一下我们在省城的研究基地就行,如果时间充裕,我陪他来这里考察。”

秘书答应之后转身离开。

蒙晓峰等秘书离开后说道:“姜总,他来干什么?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现在部长的位置还没有坐热,应该还没有烧三把火吧,怎么就离京到我们这里来?”

姜新圩笑道:“可能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是他知道他是怎么上任的,他的前任可是因为与某些人合伙陷害我们,又想从走私中获取利益,这才身败名裂。他当然想帮前任把屁股擦干净,不想我们今后还为这事叽叽歪歪。第二就是他肯定也要安抚一下手下,现在国家不但把旧程控交换机走私的路子给堵了,还把从国外进口新程控交换机的路子也关上了不少,而各级邮电部门都需要大量的程控交换机,来代替目前在用的老掉牙的交换机,他们肯定都向他要货、要进口指标和国内指标,他一个新上任的部长哪里能一下弄出这些指标满足这么多胃口,自然要压我们多生产了。”

蒙晓峰苦笑道:“他鲁部长有难处,我们飞讯技术公司也有难处啊,生产规模哪容易这么扩大?如果我没猜测错,这个鲁部长肯定还有目的,那就是希望我们帮助邮电部下属的企业生产程控交换机。要抢走我们一批订单,或者还要我们免费提供一些专利。呵呵,你可不要被他三言两语给哄骗了。”

姜新圩无奈地说道:“这个恐怕没有办法,人家部长亲自下来找我们,我们可不能一毛不拔,就算祝贺他荣升部长,我们多少也得意思意思。将来我们的模拟手机、数字移动通信系统都需要他们支持呢。再说,国内通信市场这么大,我们死抱着也完不成这么多订单,不让邮电部下属的企业生产,还不是白白好了老外,总不能因为等待我们的程控交换机出来而不对交换机进行更新换代。”

姜新圩可是知道上一辈子的程控交换机换代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设备都是国外来的。上辈子旧程控交换机走私那么猖獗,实在是国内程控交换机的缺口太大,而老百姓又急着装电话造成的,逼得一些邮电部门不得不采取购买那些国外淘汰的走私设备。

当然,也有一下地方邮电部门的领导完全是了私利而与走私的人内外勾结。

蒙晓峰点了点头,说道:“那也是。但愿这个鲁部长能在这个位置多呆几年,别等我们的模拟手机什么出来了他就不在了,到时候我们有得重新结交他们,现在的工作等于白做。”

姜新圩笑了笑,没有继续就此事说什么,而是转而讨论公司的其他事情。除了vd机的生产要扩容,程控交换机、寻呼机甚至电话机的生产同样要扩容,可以说扩容成了目前飞讯技术公司最大的难题也是最重要的工作。黄片app应用

现在蒙晓峰的大部分精力都被各种扩容所羁绊。

(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