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一个官网app下载

  

冯母抚着她的背,她要比母亲高出半个头,因此,做母亲的,想要去抚摸她的如云乌发,那是不方便的!

她哭,冯母亦哭;冯老爹想到冯铜、冯嫂,再次滚下了泪水。又过一小会儿,冯老爹劝说道:“好了,不要哭了,这不是都回来了么!”

便对冯玲儿说:“赶紧拜见公婆!”一手引荐到柳老好、沐大妮的身边去。

冯玲儿不敢放肆,规规矩矩施礼道:“儿媳拜见父亲大人!”转向沐大妮,再施一礼:“拜见母亲大人!”

是啊,自从柳思健和冯玲儿拜堂成亲以来,喊柳老好、沐大妮“父亲、母亲”,这却还是第一次。

成亲当日,冯玲儿是顶上了红盖头,亲戚朋友全都在坐,羞臊都还来不及,哪里还能做别的?

柳老好、沐大妮都是本分的庄稼人,见儿媳如此乖巧、懂事、知书达理,不但心里乐开了花,脸上的笑容,更是像灿烂的阳光那般,简直可以驱散千里阴霾!

柳老好是男人,又是公公,不好作为,便只是给沐大妮使眼色,意思是让她赶紧扶起冯玲儿。

沐大妮这点礼节还是懂的,上前一步,拉起了冯玲儿,叮嘱说:“以后不要行此大礼了!都是一家人,说说笑笑就好了!”眼睛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冯玲儿起身的时候,一扭头,看见绿衣立在最外边,那张白嫩的跟她一模一样的小脸儿,寒得比初时更厉害了,像是结了一层冰!

她离他们所有人都远,那是并不把自己看作是其中的一员;离柳思健最近,因为在她心里,柳思健才是她唯一可以信任和依托的人!

然而,她却也不敢跟柳思健太过于亲近了,因为有了冯玲儿,她的这个亲妹妹才是柳思健的亲密爱人哩,明媒正娶、名正言顺!

而她绿衣,只不过是一个半路闯入者,如此而已!

冯玲儿知道她这位姐姐的身世、遭遇,便走到她的面前,甜甜地叫道:“姐姐!”

绿衣勉强笑了一笑,但却说:“我去鬼母洞四处查看一番!”一道银光,乍然闪现,宛如流星,疾飞而去。

她改变了本身的光芒,由绿色变成了银白色,用意显而易见:她不要跟妹妹冯玲儿一个样子!

冯玲儿最后才到柳思健的面前,小鸟依人地说:“柳大哥,你可好……我……我想你……”那声音低得如同蚊子鸣叫,不是有神通、法力,简直都听不清楚。

话未说完,即又转身走到了冯母身边,搀住她的右臂。

她是不能再跟柳思健对视下去了,她怕自己会忘情、忘乎所以,那样,不是在父母面前、公公婆婆面前,出了大丑了么?

她可真是怕啊!

以柳思健之聪明,不会猜不到这一点,是以,他微微一笑,但又摇了一下头,但那笑容却更其灿烂了!

他走到柳老好、沐大妮跟前,说:“我们回上层大厅吧!”

于是,经由那条最近并且也是最容易攀登的密道,冯玲儿在前引路,柳思健在后保护,缓缓走到上层大厅里来。

此刻,都只是魂魄,没有了肉体的束缚,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可以飞行的。然而,却没有人这样做。

柳思健和冯玲儿对这里路熟,一飞而出,毫不费力。可是,父母亲人却是不知路径的。因此,还是一步步拾阶而上、走出来为好,耗费时间是不消说的。

陪父母的时间很少很少,以后只怕情况也不会改观,所以柳思健和冯玲儿都很珍惜此时此刻这难得的相聚时光!

到达密道尽头处,冯玲儿伸手到旁边石壁上去一拧,那里有碗底大小的一个黑色的旋钮,拧动它,咚隆隆一阵响,面前那块石壁缩入到另一边的石壁中去,一扇小门赫然出现。

外边是一片光亮。冯玲儿走出去,冯老爹、冯母;柳老好、沐大妮,依次走出来。

等到柳思健走出小门,背后咚的一声响,那扇石门又关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痕迹。

到了这里,柳思健总算是放心了不少。之前他之所以执意断后,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怕百世老魔偷袭,就像掳走冯嫂那样,万一要是父母,不管他的,还是冯玲儿的,再若有失,那他可真是不能活了!

到了大厅,地势开阔,柳思健和冯玲儿陪同父母并排而行,还没走出几步,旁边人影一闪,魏八老哥竟然已经跪在地上,大声道:“属下魏八,参见主人!”

柳思健一见到他,大喜,慌忙伸出两手,扶起了他,说:“老哥儿,不草莓视频黄版下载安装无限次数可如此,以后再不可如此了!”是不让他再行如此大礼。

魏八却后退半步,抱拳躬身施礼道:“不,不可因老奴之故,而废臣主大仪啊!”十分惶恐,竟不像是以前那个魏八老哥儿了!

柳思健感到疑惑不解,睁大了眼睛问道:“你还是我的魏八老哥吗?与以前简直判若两人,我看你不会是假的吧!”说完,哈哈大笑。

下地狱之前,他们确乎都是如此说笑的,在不耽误正事的前提下,开开玩笑,有益无损嘛!

然而,魏八却普扑通一声,又跪下去,磕头如捣蒜一般,口中叫道:“主人,老奴真是魏八呀!”

柳思健本来是逗他,意思是让他记起他们是怎么欢快相处的,不料,这才几日不见,竟成了这般模样?

“好了,好了,不再跟你开玩笑了,起来吧!”柳思健再次扶起魏八,痛心地问道,“老哥儿,以前那个你上哪儿去了?我们还像以前,一切都是老样子,好吗?”

魏八点头,充满感激,然而却又摇头,口中似肯定却又否定地说:“主人的好意,老奴心领了,只是再不敢像以前那般出言无状、不顾上下尊卑之礼了!”

柳思健忽然想到这其中似乎另有隐情,于是问道:“老哥儿,是不是什么人在你背后说了什么话?”

他的怀疑是很对的,然而,魏八却并不敢说出来!

不仅不敢,还得帮着隐瞒,“哦,不,没有谁说什么话!”魏八道,“只是主人既进地狱,而又能毫发无伤地出来,这便说明主人是真正的沙心城的未来之主啊,是以,属下不敢再有越礼之处!”

柳思健见他不敢说,知道勉强不来的,但他的好心情却被他破坏得差不多了,因此,不悦地说:“我明白了!你先下去吧,有时间我再找你说话!”

“是!”魏八再施一礼,唯唯而退。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