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不看不行草莓

  

destroy病毒爆发后,人类抵抗住了史上最大的浩劫,世界格局发生改变,二百多个国家变成了六大联盟,分别为华夏、美洲联盟、欧盟、天竺、非洲联盟、俄盟。

其中,天竺联盟是由印~度联合中东其他国家组成,论联盟实力,在六大联盟之中偏低,仅比非洲联盟强一些,但天竺联盟修炼界的实力却不弱。

这一切,主要和印~度有关。

印~度和华夏一样,自古以来崇武,史上曾出过许多强大的修炼者,例如被誉为佛宗的始祖释迦牟尼、古修炼界时期的婆罗门教主湿婆。

随着时间的流逝,婆罗门在印度逐渐衰落,佛门取而代之,成为印度和天竺联盟修炼界的旗帜。

菩提迦耶是佛~教四大圣地之一,娑婆世界的中心,最坚硬的地方,拥有苦行林,尼连禅河,贤劫千佛成道的金刚座、菩提树,正觉塔和佛陀亲自开光的25岁等身像和480多座佛塔群,是全世界佛教徒最向往的地方。

菩提迦耶同样是天竺联盟佛门的门派所在地。

天竺联盟佛门将门派建在这里,也是为了宣告世人,天竺是佛门的发源地,全球所有的佛陀应该回归天竺联盟。

不得不说,天竺联盟佛门的这个措施很奏效——当修炼界重新繁荣之后,尤其是世界格局发生改变,国家时代一去不复返之后,很多国家的佛陀移民天竺,加入了天竺佛门。

唯有华夏佛门例外。

无论是中原的少林寺,还是南藏佛门都未投奔天竺联盟佛门的怀抱。

就在全球修炼界都将目光投向菩提迦耶,期待在菩提迦耶举办的全球修炼界大会举行的同时,菩提迦耶却是如同往常一样宁静,只能偶尔听到佛陀的诵经声。

菩提迦耶的一座佛塔的密室里,一名年轻的佛陀,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入定,一动不动,浓郁的天地元气环绕在他的身旁,不断地涌入他的体内。

突然之间。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但年轻佛陀并未睁开双眼,依然沉浸在冥想修炼之中。

“梵天师兄,我没有打扰你修炼吧?”

很快。脚步声戛然而止,一名青年出现在密室门口,出声问道。

青年身材魁梧、长相凶悍,若不是穿着僧袍,没有人会将他与佛陀联系在一起,甚至他即便穿上僧袍也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与之相反,被他称呼为梵天师兄的年轻佛陀,名字虽然霸气,但身材修长,皮肤白净。五官精致,乍一看上去像是文弱书生。

“释尼师弟,你不好好修炼,跑到我这里做什么?”梵天睁开双眼,一脸平静地问道。

“我……我想找你聊聊。”

虽然梵天的表情、语气都很平静,但长相凶悍的释尼却感到一阵紧张。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梵天的可怕。

曾几何时,他和梵天一样,同属天竺联盟佛门的修炼天才,被当作圣僧的接班人选之一。

最终。他败给了梵天。

梵天成为了佛门圣子。

而除了他之外,其他所有接班人选都被梵天杀了。

佛门圣子。

这是天竺联盟修炼界对梵天的称呼。

佛门杀神。

这是释尼心中的梵天。

“聊什么?”

梵天依旧平静地问。

“师父和长老们同意美洲修炼者联盟在我们这里举办全球修炼界大会,邀请了各大联盟和一些古老的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

释尼步入密室,边走边说道:“梵天师兄。你说这一次盛会,是不是所有的强者和天才都会齐聚我们这里?”

“会。”

梵天给出答复,简单而又肯定。

“那华夏邪皇和那个所谓的华夏少年至尊呢?”

释尼又问道:“这次的全球修炼界大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个所谓的华夏少年至尊引起的,美洲修炼者联盟很明显要清算他们试图二人,你说他们会来么?”

“我听说你曾发出声音,要挑战那个华夏年轻至尊?”梵天反问。

“嗯。”

释尼点了点头。愤然道:“那个家伙仗着有华夏邪皇帮他出手,洗劫了日本修炼界也就罢了,居然有人称他为全球修炼界的年轻至尊,我就很不爽——连梵天师兄你都没称全球修炼界的年轻至尊呢,他算什么东西!”

“呵呵,一个称呼而已。”梵天淡然一笑,然后问道:“你真的打算挑战他?”

“只要他敢来,我便挑战他!”释尼一脸无惧。

“华夏修炼界自古以来高手众多,他能够在年轻一辈之中称尊,实力不会差。而且,我听说就连陈道藏的儿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你最好不要挑战他,免得自找羞辱。”梵天提醒道。

“就算我不是他的对手,不是还有梵天师兄你吗?”

释尼闻言,心中很是不爽,但也知道梵天不会无的放矢,倒也没有反驳,而是笑着说道。

“他虽然天赋极佳,潜力无限,但我对注定陨落的天才没兴趣。”

梵天淡淡道:“倒是其他几大联盟和一些古老世家、门派的天才值得我出手切磋。”

“也是。”

释尼想了想,认为梵天说得有理,然后又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梵天师兄,要说最值得你出手的人,应该是华夏佛门至尊菩提无音的弟子苏琉璃。据说那女的得到了菩提无音的传承,不劳而获,直接成为了罡气境强者。”

“她确实值得我出手,但不是切磋,而是击败乃至征服。”

这一次,梵天不再淡然,而是眼中精光闪烁,一脸势在必得,“如果将她征服,甚至收为圣女的话,想必对华夏佛门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对我们一统全球佛门有莫大的好处。”

“圣女?嘿嘿。我喜欢!”

释尼闻言,邪笑不止,毫无半点佛陀的心性和慈悲。

这一切,只因为天竺佛门没有色戒一说。

而天竺佛门的圣女。延续了古印度的传统,是专门供佛门高级僧侣玩弄的性~奴隶,被称为“佛陀之娼”,更像是“圣娼”。

这也就是说,如果梵天能够将苏琉璃收为圣女。那释尼也可以玩弄!

就在释尼和梵天探讨收苏琉璃为圣女的同时,美洲修炼者联盟,战神希维尔的儿子出关了。

“父亲,为什么要弄得这么麻烦呢?”

希维尔的儿子,被誉为美洲修炼者联盟年轻一代至尊的休斯出关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希维尔,“我们父子一起出手,击杀华夏邪皇师徒不就好了?”

“休斯,这件事情不仅仅只是击杀他们两人的问题,还牵扯到很多方面。例如赔偿,弹劾、压制炎黄组织等等,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希维尔这样回复。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炎黄组织十分强势。”休斯质问。

“我不相信炎黄组织可以一直强势到最后。”

希维尔自信地说着,然后话锋一转,“何况,就算出手,也用不着我出手,陈道藏会出手击杀华夏邪皇。”

“那邪皇的徒弟呢?”休斯问。

“你觉得邪皇死了。他的徒弟还能活着吗?”希维尔反问。

“这样啊……”

休斯皱了皱眉,“我讨厌阴谋诡计,讨厌政治,我想亲手干掉那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他并非年轻一代最强的。你亲手击杀他意义不大。你的对手应该是那几个最强的人。”

希维尔摇了摇头,道:“如果不出意外,这次你会和他们碰面。到时候,你可以跟他们切磋,但不可以进行生死战。”

“他们都会去么?”休斯眼前一亮。

“应该都会去。”希维尔点头。

“赞美上帝,这是我出关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休斯闻言。一阵兴奋,那感觉恨不得立刻与那些所谓的天才碰面、切磋,以此证明自己的强大,“但愿这次能够与黑暗之子道格碰面,据说他很有可能是年轻一代最强大的人。嗯,还有黑暗圣女,奥利维亚,据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成人app短视频感的尤物。”

“他们很危险。”希维尔皱眉提醒。

“危险?我喜欢危险的尤物。”

休斯阴笑着舔了舔嘴唇,毫不在意。

希维尔见状,本想说点什么,但转念一想即便休斯和他们相遇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后,便放弃了劝说,独自离开了。

与此同时。

欧洲一座古老的城堡里。

“我讨厌阳光。”

一名金发紫瞳的青年走出修炼密室,沐浴在阳光下,皱眉说道。

“道格,你喜欢鲜血的味道。”

随着紫瞳青年的话音落下,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响起,一名白发蓝眼的女子像是幽灵一般从远处飘来。

“奥利维亚,你进步不小。”

紫瞳青年道格目光如电一般扫向白发蓝眼女子,淡淡道。

“始终在追赶你,不进步都难啊。”

奥利维亚微微一笑,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充满了魅惑的感觉。

道格不为所动,道:“奥利维亚,我刚一出关,你就来了。你是来找我切磋吗?”

“放心,我有很识趣的,不会没事找虐。”

奥利维亚冷笑道:“首领让我来看看你能否出关,如果出关的话便带上你我一起去参加全球修炼界大会。”

“全球修炼界大会?怎么回事?”道格皱了皱眉头。

“是这样的……”

奥利维亚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道格。

“陈费廉这个废物,真是丢他父亲的脸,也是在丢我们地下世界的脸。”

听完奥利维亚的叙述,道格对叶帆掀翻日本修炼界一事只字不提,倒是对叶帆杀得陈费廉像是丧家之犬一样乱逃做出了评价。

“他确实是个废物,不过那个所谓的华夏年轻至尊能够在半步战神境做到这一步,天赋完全不在你我之下。”

“嘿,愿撒旦保佑那个华夏年轻至尊能够突破在参加这次大会之前突破战神境。”

道格微笑着打断,笑容之中蕴含着一丝期待,“那样他勉强有资格当我的对手。”

“你是要证明你同阶无敌吗?”奥利维亚阴笑着问。

“同阶无敌,这……需要证明吗?”

道格傲然离去,浑身上下充斥着强大的自信,“我只是很久没有品尝鲜血的味道了!”

……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