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快手富二代

  

感谢焱之影、suyict1j、风雨012的月票和苯苯小辉的赞赏。

------------------------------------------------

醒来时,正看见皮克那张关切中尤带着惊惧的脸。

“皮克?”

“艾尔!”

两个少年好友相视而笑,齐齐长出了口气。

“熔渣亚龙?”即便只说出名字,皮克脸上的惊惧就又多了几分。

“嗯。”艾尔轻轻点了点头,“我被它吞到了肚子里。”

“天哪……”皮克吞了吞口水,“那你怎么还能逃出来。”

艾尔越想越害怕,不禁满头冷汗,“三个关键:第一,钢索卡在了牙缝中;第二,钢索的长度刚好将我悬在酸液面上,第三,它打了个喷嚏,而你正好拉动了钢索……”

想了想,艾尔又笑着补充道:“还有卡着我的蟒蛇头骨和厚厚的毛毡布,也是必不可少的关键。”

咕咚!皮克咽着口水歪倒在地。

和艾尔并肩躺在一处,愣愣的盯着昏暗的地空苍穹许久,皮克忽然开口:“艾尔,我决定了。”

“什么?”艾尔还在为向好友隐瞒了戒指的秘密而感到自责和羞愧。

“我要去完成我的成人礼。”皮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要好多钱吧。”艾尔随口一问。

“是的,要花光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还有投注赢的钱。”皮克双眼通红,“虽然很心痛,但我至少不会后悔。”

艾尔不知道皮克究竟攒了多少钱,那一定是笔很大的数字。

见好友没有说话。皮克转头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艾尔不出意外的摇了摇头。皮克捋着一头张扬的火发无比认真的说道:“因为我不想到死还是个处.男!”

艾尔一愣,随即明白了皮克的意思。“对不起,皮克……”

“好啦!”皮克嘿嘿一笑:“我现在不需要你的道歉。”

皮克枕着手臂慢悠悠的开口:“其实艾尔,当你被亚龙吸下去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逃走。”

艾尔没有说话,对地精来说。那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在我准备转身逃走的一瞬间,我想到了兔子视频葵花宝典入口网址那次在垃圾山谷的经历。虽然事后你没怪我,但我却自责了很久。那时候我就发誓,以后再不抛下你独自逃开。”

说到这里,皮克又笑道:“嘿嘿,虽然这很艰难。不过到最后我还是做到了,不是吗。”

“谢谢,皮克!”艾尔鼻子一酸,差点落泪。心中暖洋洋的感觉,就是真挚的友情吧。

“不过话说回来,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最近老是出状况。”皮克苦着脸呻吟道:“艾尔。你是我哥,你是我亲哥!求你,能不能消停点?”

皮克表情变化太快,艾尔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傻傻的看着他表演。

“艾尔,你是不是被哪个巫医诅咒了?想想看,最近有没有冒犯过什么人!”病急乱投医,还真不得不佩服皮克跳跃的思维。

“没有啊……”艾尔摇了摇头。旋即打定主意,就要将戒指的秘密告诉最好的朋友,“皮克,其实我能逃出来还有一个关键……。”

“停!”皮克一张绿脸瞬间绿油油的:“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刚才几个巧的不能再巧的巧合,已经让他心惊肝颤,难以承受。还来?只怕听完他会当即爆掉脑血管。

艾尔还想说下去,皮克双手堵住耳朵,脑袋摇的能晃花人眼。

艾尔不由叹了口气,以后再找机会告诉他吧。

确定没有危险,两人悄悄返回,艾尔重新启动山丘之王,顺带捡回皮克那尊高仑的断臂,返回了城市。

将厚重的玄铁城墙甩在身后,进城时艾尔提议:“去卡巴老爹的机修铺吧。”

皮克点了点头,“希望传动轴没有损坏,要不然计划又要延期了。”

艾尔没有说话,而是悄悄将手掌摸向胸前沉甸甸的挂链……

“卡巴,怎么样?”在下面扶着梯子的皮克焦急的等待着机械师的宣判。

将戴着机械目镜的头颅从高仑肩膀破损处伸出,卡巴无奈的摇了摇头,“情况很糟。连接魔动中枢的应力传动轴和机械关节严重受损;润滑剂回路、高压蒸汽弹射桶破裂;伸缩辅助冲程被拉成了麻花,完全失去张力……其它轻微破损懒得说了。总之一句话,必须大修。”

“大修?那、那要多少钱?”皮克快哭了。

卡巴缓缓伸出手掌,“保守估计,五百金币。”

扑通!皮克两眼一黑,瘫倒在地。同样是被扯断手臂,熔渣亚龙的威力要比地行龙强悍太多了。

五百金币,是皮克全部的身家。如果支付了维修高仑的钱,那他急切期盼的成人礼便会无限期延期。

红发地精说再考虑考虑,卡巴耸耸肩,将高仑推到后院仓库先保存了起来。回家的路上,皮克闷闷不乐的踢着石子,艾尔跟在后面,很想安慰他几句,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貌似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无实质的道歉,只会令受害者更加憎恨』。

依然来自神光普照的地精法典。

注定气氛沉重的和好友道别,艾尔急忙向旅馆奔去。他有个办法,或许能解决高额的修理费用,但他不确定!

匆匆打过招呼,艾尔冲上旋梯一口气奔到家门口。

“爷爷,爷爷!”老地精望着气喘吁吁的孙子心疼道:“乖孙子。出什么事了?”

艾尔几步冲到老地精跟前,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窜回去,将门紧紧关住。插上门闩。艾尔走回老地精身旁,飞快的掏出了挂链。

“爷爷,你看这颗是宝石吗?”

老地精下意识的擦了擦眼,对这枚戒指他可谓了如指掌。“艾尔,如果爷爷没得老年痴呆,这枚戒指并没有宝石。即便有也应该是红宝石。”

艾尔笑了,“爷爷说的没错。但请您看看,现在这颗是宝石吗?”

强压下满腹疑问,老地精接过挂链,郑重的将戒指迎向窗外淡淡的光辉。

许久,老地精一声叹息。“虽然品质不高,但它的确是黄宝石。”

“万岁——”七上八下的心脏瞬间沉了下去,把担忧抛到一边,艾尔仿佛喝了蜜一样,美的直冒泡。

老地精含笑盯着欢呼雀跃的小地精,悠悠的道:“艾尔,现在告诉我。这颗神奇的宝石是怎么来的?”

艾尔将在蛇窟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老地精。

“什么?熔渣亚龙?!”老地精陡然变色,“它苏醒了?不对啊,距离上一次长眠才过了多久……”

艾尔虽然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出今天的经历,还是听得老地精胆战心惊。拍了拍胸脯,老地精沉声道:“艾尔,你为什么要去熔渣蛇窟?”

“爷爷,我想弄些食物。”在唯一的亲人面前。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

“食物?”老地精一愣,“难道这些天你拿回家的食物都是这么来的?”

艾尔急忙摇头,“不是的,带回来的都是马戏团的伙食。除此之外,我还需要很多很多食物……”

老地精没有说话,对眼前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他比谁都了解。所以没有急切的追问,而是选择静静的等待。

果然,艾尔很快说出了他的目的:“马戏团豢养了一个小女孩,可他们很久都没有给她吃的了。以至于饥饿的她为了填饱肚子甚至吃起了铁栏杆……”一想到女孩的情况,艾尔不由鼻子发酸,连声音都哽咽起来。

“吃铁栏杆的小女孩?”老地精敏锐的觉察到什么。

“嗯。”艾尔重重点了点头。

老地精笑了,“艾尔,你不觉得吃铁栏杆这件事很奇怪吗?”

艾尔顿时耷拉下脑袋,“他们说她……也是个怪胎。”

艾尔用了个‘也’字,听的老地精好一阵心疼。

艾尔就是被从小叫着怪胎长大的啊!

这个时候语言已经失去效果,老地精伸手将艾尔抱在怀里,给他一个温暖的安慰,才是最好的止痛剂吧。

曾经折断过脊椎,感受过人情冷暖的老地精很能体会艾尔的心情。作为被嘲笑的异类,他自然而然的对‘女孩’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心,并竭尽所能的想为她做些事。哪怕对她只有一点点的帮助,艾尔都会觉得很开心。

责备已经无意义了,消除艾尔的心结才是当前最重要的。老眼微微一眯,老地精旋即指着桌台上的戒指笑道:“乖孙子,我想我们有办法了。”

艾尔旋即明白了爷爷的意思,不过刚刚亮起的双眸很快又黯淡了下去,“爷爷,黄宝石不能去换食物,它还有别的用处。”

艾尔又把皮克需要修理高仑的事情告诉爷爷。

“原来是这样。”老地精幡然醒悟,自己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比起为了哄孙子开心的小女孩,他更在意艾尔在龙腹中的大发现。

“乖孙子,你说当铁脊蟒的魔核与戒指融合时,不但释放出五芒星,你还得到了一篇神秘的符文?”

艾尔点了点头,“很奇怪哦,我发誓从来没见过那么古怪的文字,但我却可以很轻松的诵读出来。”

“难道是……灵魂传承!”老地精眼睛暴亮,“快,乖孙子,将那篇符文写出来。”

艾尔刚拿起笔,被老地精猛的一把抓住手腕。“不!乖孙子,你先把第一句写出来。”(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